• 新闻中心

    NEWS

    金立群:加拿大申请加入亚投行“Good news!”

      8月31日,加拿大财长比尔・莫诺在北京宣布,加拿大正式申请加入亚投行。此时,恰逢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访华并出席G20杭州峰会。同时,峰会嘉宾、亚投行行长金立群也已抵达杭州。

      数日之后,金立群在回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问时称,这是一件好事,“Good news!”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表示,加拿大此时决定加入亚投行,是对中国政府的一张信任票,是对亚投行的一张信任票。

      莫诺也表示,“显然,加入亚投行是加拿大的选择。”

      若此次加拿大申请成功,七国集团中就仅剩美日没加入亚投行。

      年底前完成所有加入程序

      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为57个,但加拿大并不是其中之一。加拿大联邦国际贸易部长弗里兰德不久前曾公开表示,加拿大没能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是上一届政府犯下的错误”。

      9月30日是亚投行新成员申请加入的截止日期。9月3日,在杭州西湖边的湖畔居,《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堵”到了亚投行首任行长金立群,当被记者问及怎样看待加拿大已经正式宣布申请加入亚投行时,金立群很愉悦的说:“好事!”随后他还笑着对记者用英文重复了一遍:“Good news!”

      “好事,因为它的代表性在那里。”金立群说,还有一点是,加拿大加入以后,作为一个发达的经济体,它有良好的治理经验,能够推动亚投行在更高水平上运作。加拿大只是20多个要求加入的国家之一,但是二十多个国家中,加拿大的体量是大的。现在董事会已经有一个基本的政策了,要在今年底以前,加拿大完成加入的所有程序。

      亚投行可促进其他机构改革

      金立群此前在德国法兰克福举行的亚洲开发银行年会期间表示,亚投行将促进全球性的区域融合,未来成员国可能增加到100个,会打破区域屏障,取长补短,共同进步。

      金立群表示,全球金融秩序是由不同的国家、不同的金融机构所共同形成的。“世界银行、亚洲发展银行是其中的一员,我们也将成为其中的一员。我们相信,一个新机构的加入,可以促进其他机构的改革,也促进不同区域的发展,是一件好事。”

      金立群曾在一篇文章中称,布雷顿森林体系从惠及战后各国,演变成一种制度负担和制度风险,使其的受益者也无法应对。不过,一旦把它拆散,其后果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可怕。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后的几十年内,诞生了诸如亚洲开发银行、泛美开发银行。非洲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多边开发机构。多边合作机制,这些机构和合作机制成为了大家接受的有效合作平台。这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留下的一笔宝贵的遗产。

      而中国主导创办的亚投行是一个带有明显时代特征的多边开发金融机构。中方倡导建立亚投行,目的是为了尽可能满足亚洲地区基础设施融资需求巨大的客观需要。中国将通过承担更多的责任,来促进亚洲地区的合作和多赢。

      “基础设施”不是狭义的概念

      据悉,在成立至今半年内,亚投行已签了4个项目,有5.09亿美元的投资得到董事会的批准。

      金立群表示,对基础设施的定义要宽泛,不能太狭隘。中国在改革开放以后到上世纪90年代经济腾飞以前,基本上都是在打基础,投资于基础设施,而且是方方面面的。那么根据中国的发展经验,也根据亚洲不少国家的发展经验,我们来设计这个银行的一些重要的运行的原则。

      亚投行就基础设施定义有一个比较宽泛而不是狭义的概念,包括能源、电力、交通、公路、铁路,公路有高速铁路、普通公路、农村公路,铁路有普通铁路、有高铁,港口有空港、海港、城市建设、污水处理、供水、棚户区的改造、物流等。

      亚投行章程提到,亚投行投资于基础设施和其他生产性领域,以推动社会和经济的发展。那么什么叫其他生产性领域呢?金立群表示,就是说,要看一个国家的发展的需要。比如,一些岛国,它是靠旅游来发展的,它不应该有一些污染的行业;那么一定要非常狭隘地对基础设施下定义,就没有办法帮助这些国家,所以旅游也是可以支持的。

     
    相关专题:聚焦G20杭州峰会